續他們倆返鄉務農的故事(三)

就在1996年的一天,發生了一件影響我倆一輩子的大事!
那一天是我站收銀台,阿秀在整理前面貨架…那一天天氣很冷…

有一個喝醉酒的客人,看來是這裏的上班族,可能工作壓力大情緒失控吧?
一進店門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向我咆哮,我好說歹說,希望他冷靜下來,但他似乎發了瘋似的指責「我是他的吸血主管…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…」,並拿出水果刀,我當時十分的害怕!我已經是愣住了…他將水果刀朝我劃過來,說時遲那時快,阿秀衝向前替我擋住這一刀,當場左手臂血流如注…

阿秀進了醫院修養2個星期…我對她實在深感感激與抱歉,反而使我更羞於見她,老實說當時只去探望她二次,想起當年我「這一種行為表現」,實在差勁!

阿秀的傷口實在太大了!需要長時間復原,公司也准了公假讓她回家鄉休養!當天我與小萍去火車站送她,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!

時間又過了一個月,我還是無法克服那一種「尷尬」的心理,雖然心理很想她,但就是沒有勇氣打電話給她。

在暮春的四月一天,我收到一封的掛號信…這是阿秀寫的,內容很簡單,除了恭賀我評鑑合格外,還邀請我去她故鄉吃拜拜!原來她還是持續關心我,留意我近況啊!我當場紅了眼眶,久久不能自我!

這就在那天,我起個大早,應該說那一晚我根本沒有睡,一直演練,我要跟阿秀如何開口表達我的關心…,凌晨320分帶上簡單行李,騎上我的「豪邁」,往阿秀的家出發,到了南投民間鄉,已經接近11點了,我按照地址找到了阿秀的家。阿秀不在,他的妹妹說,她去採茶了!她的手不是還沒有好嗎?怎麼去採茶了?後來,我在附件的茶園裏,找到了她!只見她背了一個竹簍,頭戴著斗笠,動作輕快的採茶。原來阿秀手傷還沒有好,但是閒不下來,就出門打零工幫助家計。

我在她的身後站了不知多久,昨天演練這麼久,依然不知道怎麼開口…
就在那時,阿秀突然轉身,看著我,馬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說:
秀:「我就知道你會來!好久不見,近來可好?」

我:「我、我…我很抱歉,害妳為我受傷…」
 

秀:「好了,什麼都不用說了!我是知道你的…」
「你來了,就代表一切我都值得了!我的傷已無大礙,快好了,醫生說的不準喔,說3個月才會好,我看現在我已經能作事了!」…只
「你沒事就好

 

我表現這麼的「薄情寡義」,到了這個時候,她還在關心我!這麼一個對我好的人,我還在考慮什麼?
就在這一片「翠綠茶園」與「藍天白雲」的見証下,我作了我輩子最重要的選擇! 

 

繼續閱讀:續他們倆返鄉務農的故事(五)完結篇


感謝各位看官們的光臨,耐心地將文章從頭看完,如果您對此篇文章有共鳴,歡迎轉寄給您的好朋一同分享。
「引用」本文章及圖片的朋友,我們亦歡迎,但請註明「出處」即可;同業的朋友,亦歡迎引用但請「事先告知我們」
我們的聯絡方式:service@u-mai.com.tw,謝謝!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k.man 的頭像
link.man

春曦.甘露水

link.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